首页 戚冷雁 正文

Airbnb败走中国:一场漫长的告别

戚冷雁 adminqwe 2022-06-05 15:32:06 19 0

Airbnb败走中国:一场漫长的告别

  Airbnb退出中国市场,是继Google、Uber、LinkedIn、Kindle等之后,又一家外资互联网巨头折戟中国市场。

  文|陈睿雅

  编辑|米娜

  头图来源|视觉中国

  5月24日,全球共享短租巨头Airbnb(爱彼迎)宣布于2022年7月30日起,暂停支持中国境内游房源、体验及相关预定。这则消息直接将它送上了当天的微博热搜,#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#话题的阅读人数高达2.61亿。

  消息宣布当天,民宿品牌长亭短亭的经营者Iris所在的Airbnb房东群,一片寂静。过去2年多,她陆陆续续听过很多房东在抄底别人转手的民宿路上,发生了资金链断裂,导致事业难以为继。有人最多做到了200套房源,如今改行做起教育,现在又在寻路零售行业。“到了今年,很多人比较谨慎,对做任何动作都比较恐惧。”她说。

  当天还发生了一件事,国内一家短租平台的BD(商务拓展)主动联系她,请她邀请房东群的房东入驻新的平台。事实上,当天小猪短租、途家、美团民宿等都陆续发布公开信,欢迎Airbnb房东加入。

  疫情暴发前,Trustdata数据显示,2019年一季度,中国境内房源渗透率和订单量,Airbnb均排名第三。途家、榛果民宿(后更名为美团民宿)、小猪短租位列两项指标的第一、第二和第四。

  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的4位房东中,仅一位只上线了Airbnb和小猪短租,其他都是平台应上尽上。例如2017年创立、位于北京延庆的百里乡居,它在微信公众号上自建渠道,提供了预定微官网,同时还上线了Airbnb、途家、携程等,目前微官网是它的最主要输客渠道,携程次之。“任何品牌都不可能放弃公域流量,”一位民宿经营者表示。

  Airbnb在2015年8月宣布入华,至今已7年。据《中国企业家》独家获取的一份Airbnb内部信显示,自2016年以来,已有超过2500万客人在中国通过Airbnb获得房屋出租方面的服务,在过去的几年里,中国住宿占Airbnb总收入大约 1%,而中国国内和出境旅客之间的重叠率低于最初的预期。

  疫情暴发后,2020年和2021年,Airbnb在全球的总体预定情况不及2019年。但在今年一季度,其全球的预定间夜数和体验超过2019年同期。“去年欧美相对来说恢复得比较好了,但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亚太区,增长一直不如其他地方。”一名Airbnb中国区员工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另据一位在佛山经营5年民宿的房东在社交媒体上回忆,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,其订单量开始从爱彼迎为主,变为各大平台一起分流,爱彼迎的订单占比从最初的三分之一下滑到现在的不足十分之一。

  对此,一位国内短租行业创始人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Airbnb业务收缩是早晚的事。中国市场对爱彼迎来说太小,也没有形成壁垒,目前流量分散在各大平台。中国人出境游的业务,跟其在国内这么大团队的相关性也不是那么高。而且它在海外的品牌优势和供给优势还是很强,不依赖于它在国内的运营。

  一个问题是,为什么Uber来到中国市场,与滴滴酣战结束后,Uber中国与滴滴合并。而类似现象却没有在短租民宿行业发生?

  2016年,就有传言称Airbnb会收购小猪短租。2019年,记者就此事询问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,他承认,曾与包括Airbnb创始人在内的中国团队见面,交流彼此对市场的看法。

  他察觉对方很谦虚。当时,他所创立的短租品牌,面临中国游客赴海外旅行的需求,在日本、韩国和东南亚,会有用户主动上传自己的房源,但在欧美等发达市场,房源获取难度较大,因此希望寻求海外的第三方房源供应链合作。遗憾的是,双方的讨论,始终没有深入到合作层面,“当时隐隐约约觉得,Airbnb没有这种商业模式,它从来没把自己的库存开放给第三方来合作。”

Airbnb败走中国:一场漫长的告别

  房东们与Airbnb谈了场逐渐失望的恋爱

  疫情暴发前,位于北京的民宿长亭短亭一年可达到85%~95%的入住率。它同时在Airbnb、美团民宿、途家等短租平台上线,但Airbnb向长亭短亭贡献了约70%的订单,Iris认为,这跟长亭短亭与Airbnb APP的整个核心很契合有关。那时,民宿需求旺盛,“你去上海或北京,如果忘记提前订房,你是订不到房子的。你提供很差的东西,但拍很好看的图片,照样挣的差价足够多,因为客源足够充沛。”一位民宿经营者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疫情暴发后,Iris把自己经营的30余套民宿做了调整,目前仅1套自租,其他房源,她以输出设计、提供服务的方式,代运营其他业主的房子。

  曾在2017年~2020年在成都经营短租民宿的房东彭月告诉记者,她在成都春熙路运营短租民宿的生意,疫情暴发前一房难求。当时她有4个房源供出租,正常时能做到80%以上入住率。疫情重挫了短租的需求,她坚持到了2021年初,转行卖起了四川名小吃冷吃兔。转行前,她转走了2套房源,共收取了2万元的转让费,剩下2套直接退给了房东。“那一年(2020年)没有赚到什么钱。”彭月说。

  实际上,在疫情期间,Airbnb中国区的一些做法,已经让Iris感受到了一种混乱,“比起2015年刚入场时,很多东西在逐渐背离它成立时的初衷。”以至于,对于Airbnb暂停中国境内游市场的决定,她觉得自己对此早已有所预期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。

  这种背离体现在——疫情期间,Airbnb在向房东每单收入10%的佣金基础上,鼓励房东再拿出5%~20%的额外抽佣作为Airbnb的推广费用。这样,Airbnb可以把房源顶到最前面。Iris认为,这是OTA平台(在线旅游酒店平台)的典型做法,“原来Airbnb什么样的房源才可以放到前面?来自于房客的真实好评数量,”Iris说,这违背了Airbnb之前所坚持的东西——为用户推荐真正受到用户认可的好房源。

  8年前,Iris从巴黎读完商学院回国后,她从运营1套民宿起步,逐步扩充到30余间民宿。但像温水中的青蛙一样,她察觉到一些东西在慢慢变化。

  比如,一开始,Airbnb每上线一个新房源,就会有外籍摄影师前来民宿,花40分钟左右时间给房子拍照。但渐渐地,她约不上平台的摄影师了。

  另外,Airbnb平台初期进行费用结算时,会将费用写明分房屋租金、清洁费、押金等几项。有些来访的客人,在离开时,甚至会主动把床单、被罩洗干净后再走;即便来不及收拾,也会写信息或小卡片给她——不好意思,实在走得太急了,感谢你。她曾深受触动,觉得自己“得到的是一份爱。”

  但在2021年6月30日,Airbnb正式取消了中国大陆地区房源的清洁费设置。而且,Iris如果遇到退房时比较糟糕的卫生情况,向平台申诉时,Airbnb会让房东、房客自己协商,“它(指平台)会倾向于房客”。而在早期,Airbnb会侧重保护房东的利益,支持房东扣除房客的押金、恢复房子原貌。

  还有一次,房客退房后,向平台投诉Iris的房源有危险物品,房源就直接被下架了。“Airbnb在没有任何求证的情况下,把这个责任归到了我身上。”Iris说,“也没有通知我们,直接把(这套)房源下架了。” 

  她认为,最初的Airbnb曾激发了一个很美好的东西——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,愿意分享。Airbnb创始人布莱恩·切斯基曾说,他希望这些房客来的时候是陌生人,走的时候是朋友。但随着时间推移,她觉得Airbnb发生了改变——“你的恋爱对象,不是一下跟你说分手的,在这个过程里,陆陆续续地,你感觉对他有点失望。”

  对此,上述Airbnb的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出境游一直是Airbnb的重要抓手,只不过在一段历史时间里,Airbnb一直在尝试,能不能把它的理念在中国落地并实现规模化。

  “但不得不说,在国内做境内游的这段时间里,Airbnb一直都没有把它做到像出境游那样的规模化和高利润率。”该工作人员还表示,不光是对Airbnb,对于其他的本土竞争对手来说也是一样的。想在国内做境内游的民宿,把它做到大型规模化,是一条很难的路径。原因在于客单价——因为中国酒店价格也不贵,民宿就更便宜了。

Airbnb败走中国:一场漫长的告别

  Airbnb离开后的国内短租市场

  2021年,LinkedIn也宣布退出中国市场;最新消息,6月2日,Kindle中国宣布,亚马逊将于一年之后即2023年6月30日,在中国停止Kindle电子书店的运营。

  在外界的解读中,一种看法是Airbnb退出中国市场,是继Google、Uber、LinkedIn等之后,又一家外资互联网巨头折戟中国市场。

  对此,一位曾投资于Airbnb的中国跨境资本投资人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其隶属机构对Airbnb的投资,在公司上市后已经退出。而某跨境投资机构回应记者,对该话题不作评论,Airbnb主要由其美国分支进行投资。

  据Airbnb第一季度财报,Airbnb实现营收15.09亿美元,同比增长70.13%,净利润亏损1879.2万美元,上年同期净亏损11.72亿美元,同比大幅收窄。6月4日,Airbnb以121.26美元/股收盘,较5月24日收盘上涨超10%。市值782.93亿美元,高于万豪国际集团,低于OTA巨擘Booking。

  而Airbnb 2021财报显示,来自于亚太区的GBV(总预订价值)和利润仅占总GBV、总利润的7%,与此同时,北美占54%。

Airbnb败走中国:一场漫长的告别

  在上述的Airbnb内部信中,Airbnb联合创始人、中国区主席柏思齐称,自从Airbnb在中国大陆开始努力以来,发展出境游一直具有最高的战略重要性,不仅因为它是一个有价值的细分市场,还因为来自中国的出境游对Airbnb在亚洲的网络效应做出了重大贡献。2019年,中国出境游客人数几乎是2010 年的三倍。随着亚洲边境重新开放,重要的旅游通道达到近1.55亿条。现在是加强我们对该地区和重要旅游通道关注的时候了。

  但到了今年5月,Airbnb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。伴随此次业务调整,Airbnb再次对中国区做出大规模人事调整。上述内部信提到,中国区将削减60人,其余人将支持中国人的境外游和其他全球性项目。2021年9月,履职3年的彭韬卸任中国总裁一职,加入GGV担任投资合伙人。此后,COO萧锦鸿(Siew Kum-Hong)成为中国区的话事人。内部信称萧锦鸿也将离开,仅保留顾问角色。

  对于Airbnb的败退,在上述短租行业创始人看来,在中国,大的OTA平台流量优势很明显,形成一个独立品牌做住宿行业,性价比很低,即使是民宿也很容易回流到综合性大平台。

  眼下,国内境内游市场正走进OTA时代。2021年,阿里飞猪战略投资了小猪短租;途家的股东是携程,途家的流量也来自于携程的支持;此外还有美团民宿。据一位房东介绍,近期,如果住客私下和房东订房,房东可以发一个美团直销码给住客,房东可以收到100%的房费——如果直接在美团APP上预定,平台会抽成10%。美团方面回应称,这种直销码的作法,让双方的交易有保障,可以开具发票,也是让利房东的一种做法。

  在上述柏思齐的内部信中,他写道,中国有相当大的短租市场,希望房东继续通过其他平台分享他们的家。为了使房东社区更容易过渡,Airbnb将免除它在中国大陆房源的房东费用,直到今年夏天晚些时候暂停国内业务,并寻找其他方法来支持他们的过渡。

  6月3日,Airbnb称,为帮助中国房东群体平稳过渡和长效发展,将向美团民宿、小猪、途家民宿等多家本土民宿短租平台开放房东/房源的相关内容与信息迁移通道,房东可将包括超赞房东身份、房源评价等在内的房东/房源信息进行一键“迁移”。同时,各合作平台将为符合条件的房东、房源提供多项补贴措施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9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